历数名将沦落风尘:体操冠军拍AV

历数名将沦落风尘:体操冠军拍AV

金钱万能,金钱万恶。在资本社会中,一切荣耀、名誉与过往都是幻象,在资本面前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这是一个可悲的事实,那就是如果我们离开了那串数字,所有人都是赤裸裸的,都可怜得毫无区别。职业运动员也不例外,甚至是更加两级化,运动周期短且高度专业化的特点意味着高风险,如果你无法抓住短暂的时机攫取多到能够保障自己剩余大半辈子的财富,一旦时机逝去,面临的便是可悲窘境。

  悲剧故事在全世界的每个角落发生,曾拿过全国冠军,打破过世界纪录的原女子举重名将邹春兰退役后在浴池当搓澡工的故事令人唏嘘。但无论如何,邹春兰自食其力,故事虽酸涩却值得人尊重。在离开自己熟悉的赛场后,没有其他技能与特长可以谋得职业,只能是通过从事一些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工作以获得收入,维持生计。很多运动员在退役后都会走上这条路,其中有一些能够再度崛起,有一些则随着年龄的增大而不断下滑。

  真正的悲剧发生在那些更加高度资本化,却没有足够强烈的道德观加以制约的社会。美国田径名将汉密尔顿在拉斯维加斯当高级应召女郎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在欧美,体育明星,尤其是女明星,风光不再千金散尽后选择用出卖身体这一最简单的方式来获取金钱的故事时有发生:曾在2003年体操世锦赛上拿过亚军,5次拿到欧洲赛事金牌的罗马尼亚体操名将芙罗丽卡,原捷克体操冠军波德卡波娃,前日本排球运动员小林麻美……

  问题不是简单的用一句“体制问题”便能解释的,来自东欧的芙罗丽卡与波德卡列娃的确可以被视为“政治体育”的受害者,但让她们走上这条不归路的罪魁祸首其实并不是“为了成绩放弃一切”的东欧运动员培养模式,而是这一培养模式得不到从始至终的支持,东欧地区社会动荡,而为了适应社会的转变,体育产业模式从国家扶持培养直接进入到完全自由化的市场时代,运动员在硬着陆中被牺牲,而社会动荡导致的道德问题更是雪上加霜,在欧洲许多国家,色情产业是合法产业,法律为卖淫提供了保护。一边是幸苦繁重且报酬甚低的体力劳动,一边则几乎无需付出劳动便能以最快速度获得收入,对一些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退役后无一技之长,往往被视为“举国体制”对运动员的迫害。但事实上,在市场体育中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在金牌、冠军、豪车与美女的诱惑下,有多少运动员能坚持在从事职业体育的同时不断充实自己,攻读学位?退一步说,即便运动员们在强制要求下拿到了专业文凭,闲置十几年后,有用的东西又能剩下多少?真正能做到两头并进,甚至是将体育视为副业,视为玩票的毕竟只是极少数。

  矛盾根源在于体育没有被当做社会的一部分来对待,而是独立出来高于社会,过于注重专业化,被赋予了过多的额外价值,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假象,成为了二十一世纪的淘金潮,人人趋之若鹜。市场体育逐利,以丰厚金钱回报作为诱饵,更是加剧了悲剧产生。财富来得太快,去得也太快,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金钱的侵蚀令意志薄弱,道德沦丧,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很简单,就如古龙大侠所说——从古至今,只有两种人从不失业:杀手与妓女,区别只在于前者现在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不合法的。

  米洛索维奇为女儿拍AV

  芙洛丽卡是堕落得最彻底的体操名将,但却不是最有名的堕落名将——原罗马尼亚女子体操运动员拉维尼亚-米洛索维奇才是,这位出生于1976年10月的天才选手曾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拿到了跳马与自由体操两块金牌,其中自由体操决赛更是拿到满分10分。而除了两块奥运会金牌之外,她还在世锦赛上拿到过5块金牌,并在2011年进入国际体操名人堂。

  然而就是这位几乎可被称为“传奇”的人物,却在2003年为日本《现代周刊》拍摄了一组色情照片以及DVD。原因很简单:钱。退役后米洛索维奇没有离开体操界,而是成为了一名体操教练,但在罗马尼亚,这份工作只能维持她的基本生活,更不幸的是在2004年,米洛索维奇早产的女儿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脑瘤,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尽管得到了不少昔日队友的帮助,罗马尼亚体操界也为她发起了募捐活动,但她的女儿还是在2008年去世。

  日本排球女将改行当起女优

  在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点球成金》一片中,他扮演的角色在学校表现出了惊人棒球天赋,并接受了球探的游说中断学业加入职业俱乐部,但职业体坛是残酷的,很快他便被证实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球员,即便日后转入管理层,成为了俱乐部经理,也难以摆脱与妻子离婚的命运,其人生目标是能够给被判给前妻的女儿缴大学学费。

  无论如何,他还算是幸运的。在日本,小林麻美的故事才是真正的凄惨。读高中时小林麻美表现出惊人排球天赋,并被日本NEC俱乐部相中,中断学业开始职业生涯,但很快她便被球队放弃,而此时想要再回到学校从头再来已是不可能。于是小林麻美干脆以自己的“职业排球运动员”身份为卖点,进军AV圈。

  罗马尼亚体操名将赴德当妓女

  芙罗丽卡可谓是年少成名,12岁便成为《国际体操》的封面人物,15岁的时候夺得了欧青赛平衡木冠军,并在全能、自由操和团体比赛中摘得三枚银牌。2003年世锦赛时,16岁的芙罗丽卡获得女团银牌,这也是她职业生涯最高的成就,2005年世锦赛上她获得全能第六名,尽管成年级别世界大赛中从未夺得个人奖牌,没有同时代获得奥运金牌的罗苏和波诺尔有名气,但芙罗丽卡在罗马尼亚绝对是知名人物。然而随着2007年芙罗丽卡选择退役,她的人生也陷入迷茫,不知道该去做什么,经过朋友介绍来到德国英戈尔斯塔特做健身教练,但花钱没有节制很快遭遇经济困境,欠下债务的她不得已卖掉自己的公寓。

  无论曾经多么风光,生存永远放在第一位,现实中只不过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芙罗丽卡从世锦赛亚军到如今的性工作者有很多原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经济的困境成为她做出选择的推手,客观而言,芙罗丽卡的选择多少都带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

  除了在体操器械上翻转腾挪,芙罗丽卡可以说没有任何的技能,这也使得她在步入社会后因无一技之长难以立足,退役谋生自然四处碰壁。另外,考虑到体操并非高度职业化的运动,芙罗丽卡职业生涯攒下的家底可见十分有限,用不了多久坐吃山空。要家底没家底,又缺乏生活技能,芙罗丽卡惟一拥有的就是年轻貌美和性感身材,这也是为什么在客观无奈逼迫下,她的主观自愿的细胞也蠢蠢欲动,最终选择面对灯红酒绿的皮肉生活。

  不得不提的是,陷入绝境的芙罗丽卡向在德国的前男友求助,而前男友恰好经营着这家网站,还是妓院的老板。不过,前男友的特殊身份也好,性感的古铜色肌肤是她的资本也罢,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话,生活的困境让她走投无路才是最根本的决定性因素。


  直到被媒体揭开庐山真面目前,芙罗丽卡还过着双重生活,他告诉家人自己从事健身教练工作,可当夜幕降临时却成为妓女,她的父亲得知真相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没脸生活在罗马尼亚,家人或将移民加拿大。”

  波德卡波娃:从AV到模特

  兹丹卡-波德卡波娃,1977年8月6日出生于捷克布尔诺,曾是捷克体操运动员,运动生涯长达10年。其年轻时曾五次入选捷克国家队,四度拿下捷克国家冠军。

  退役后她辗转到美国寻求发展,刚开始,她只是成人电影演员,但凭借着容貌美丽,身材高挑,具有东欧美女的迷人气质,她逐渐成为许多杂志的封面女郎。1996年,她迈出了转型模特的第一步,1998年4月,波德卡波娃登上《阁楼》,那个月,她被选为阁楼当月宠物。两年后,成为《阁楼》2001年年度宠物。“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惊喜,我哭得跟小婴儿一样”,因为“我是史上第一位来自捷克、也是第二位来自欧洲的年度宠物。”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