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揭秘摔跤被踢出奥运内幕

新华社揭秘摔跤被踢出奥运内幕

摔跤被“逐出”2020年奥运会,很多人都大呼意外。这项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就忠心追随的古老运动究竟“跌倒”在了哪里?如果我们将奥运会看成一个体育、政治、经济多方博弈的综合游戏,不难从中找到答案。

  2010年北京首届世界武博会摔跤形象大使、奥运冠军、美国传奇跤手罗伦·加德纳就将矛头直指国际奥委会,“他们(国际奥委会)想把奥运会变得更‘主流’,更被观众接受,而忘了坚持奥运会真正的根基”。

  作为世界上最早的竞技体育项目之一,摔跤在希腊、埃及、中国等文明古国都有文字记载;摔跤不仅是古代奥运会的比赛项目,1896年现代奥运会问世以来,也一直是比赛项目。

  虽然国际摔联在其官网用“非常震惊”一词“蒙屈喊冤”,但其内部构成确实也有硬伤;其决策层里并没有运动员出身的成员,对于技术官员没有相应的道德行为准则等。

  据美联社舀到的国际奥委会的评估文件,摔跤在数项评估指标中都排名靠后。评估内容包括收视率、电视转播收益、门票销售、反兴奋剂政策、全球参与度和普及度等。

  其中,伦敦奥运会在观众欢迎程度这项上,满分10分,摔跤的得分不到5分。一项数据可以佐证这一点,伦敦奥运会期间摔跤共有116854张门票待售,最终有3000多张票没有售出。同时,摔跤在全球电视收视率、网络点击率、媒体覆盖率等多项评定结果中都落在了后面。

  由于该份报告对各项目并没有官方排序或建议,15名执委的决策可能还会受到政治、感情等因素的影响。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竞争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的三个候选城市是马德里(西班牙)、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和东京(日本)。

  摔跤在土耳其是最受欢迎的奥运项目之一,在那里,全国民众的奥运热情相比其他竞争对手更“局限”在几个核心项目上;没了摔跤“撑门面”,土耳其的奥运竞标前景将笼上一层阴云。同样,日本在女子摔跤上处于毫无争议的领导地位,在历届奥运会总共12块金牌中,日本队共获得超过半数的7块,丢了摔跤,对日本的奥运竞争力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一旦奥运申办成功,无论政治筹码还是经济效益都无法估量。按照国际奥委会关于电视转播收入分成的条款,电视转播收入的60%将分配给东道主组委会,仅此一项后者就收入不菲。

  三个候选城市所在的国家,处于欧洲的西班牙无疑是最有“政治能量”的。已故国际奥委会名誉主席萨马兰奇是西班牙人,他的儿子小萨马兰奇是目前国际奥委会15名执委之一,当然要鼎力支持任何有助于马德里申办的行动。

  小萨马兰奇还是现任世界现代五项联合会副主席,给自家的项目撑腰自然不在话下,此前传言的出局热门现代五项“成功保级”,也就不那么意外了。而另外两个候选项目曲棍球和跆拳道在掌握“生杀大权”的执委中也都有靠山。此外,现代五项是由“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一手创办的,这也给它加了点感情分。

  摔跤就这样成了奥运竞标城市所在国奥委会和各单项体育联合会间博弈的“牺牲品”。(
新华网:李博闻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