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奥运"出局"启示:赛制保守自视甚高

摔跤奥运

中新社北京2月14日电 (张素)尽管一项在社交网络“脸书”上发起的名为“奥运会保留摔跤”的呼吁行动,截止到14日已获得6万余人支持,但让国际奥委会(IOC)在9月全体投票中“收回成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从1896年首届奥运会便位列其中的摔跤运动终将“出局”,给其他项目予以启示。

  “摔”在评估指标

  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上任后致力于推动“奥运瘦身”,这是因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比赛小项多达300个,分散观众并影响门票收入。国际奥委会由此将夏季奥运会的比赛大项控制在28个以内,并定期审查并替换项目。

  美联社13日公布国际奥委会评估文件显示,摔跤在包括收视率、电视转播收益、门票销售、反兴奋剂政策、全球参与度等数项评估指标中均排名靠后——伦敦奥运会期间至少有3000张摔跤比赛门票没卖出去。

  反观此前盛传可能被逐出奥运会的羽毛球项目,世界羽联副主席派山自信回应称“从每届奥运会的上座率、收视率来看,这纯属谣言”。14日外媒披露国际奥委会投票过程,乒羽项目皆未出现在被淘汰者的候选名单之中。

  “摔”在赛制保守

  人们对摔跤比赛缺乏关注的原因在于“摔跤规则复杂”。体育记者颜强认为摔跤是将传统保持得相对完整的古奥运项目,“却因其过于传统,不好看,不够商业而不见容于今”。

  单就摔跤运动而言,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都有娱乐性较高的职业摔角比赛,但刚度过“百岁生日”的国际摔跤联合会却并未与时俱进。国际奥委会委员塔尔皮谢夫对媒体表示“奥委会对国际摔联的组织工作有诸多不满”。

  而每年举行的十几站奖金较高的羽毛球超级联赛,不仅吸引了较为固定的受众关注,赢得赞助商的青睐,也给国际奥委会带来一定收益。

  摔跤的遭遇引起其他项目的警觉。中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13日表示“体操项目不走市场化、社会化的路子,也会被大众所抛弃”。中国乒乓球队男队教练刘国梁也于上月首次采用网络直播选拔队员,鼓励网友参与讨论,并首当其冲为赞助商录制新春祝福视频。

  “摔”在自视甚高

  得知摔跤项目被剔出奥运会,国际摔联在数小时之后才作出回应,可见其对落选一事准备不周。而在投票前,当另一“高危项目”现代五项积极游说执委会,并承诺“减少比赛花费,在同一场馆进行比赛以便电视转播”之时,国际摔联的“按兵不动”多少显得被动。

  据美联社14日消息,国际奥委会的投票过程正是“现代五项”与“摔跤”的正面对垒。12日在瑞士洛桑共进行了4轮投票,得票数过半者将被剔除。至少在前三轮两者仅差1票,但更多执委在第四轮将枪口对准摔跤,摔跤以多于现代五项5票之姿被“扫地出门”。

  在伦敦奥运会上,参加摔跤比赛的运动员来自71个国家(地区),几乎是参加现代五项的国家(地区)数的3倍。目前包括俄罗斯、日本、土耳其在内的摔跤强国纷纷对摔跤出局表示“抗议”,但在投票前却鲜见他们的身影。

  “摔”在利益博弈

  入围奥运会项目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不仅有上千万美元的奥林匹克基金分成入账,更有难以数计的媒体曝光度。这也是众多项目“挤破奥运门槛”的原因之一。

  翻看参与投票的执委履历,已故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儿子小萨马兰奇不仅是执委,同时身任国际现代五项运动联合会副主席。另一执委克雷格·里迪是羽毛球运动员出身,曾任国际羽联主席多年。跆拳道、曲棍球等项目均有“代言人”,摔跤却堪称“孤家寡人”。俄罗斯奥委会荣誉主席斯米尔诺夫直言“摔跤出局根源于国际摔跤联合会主席马丁内蒂与国际奥委会高层之间的关系”。

  摔跤被逐出奥运赛场或许还将影响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申办城市归属。在3个候选城市中,伊斯坦布尔(土耳其)与东京(日本)是摔跤金牌大户,摔跤出局将削弱两者的奥运竞标力与竞标意愿。而马德里(西班牙)则受益于包括小萨马兰奇在内的同胞执委支持。

(编辑:姚凡)
相关标签: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