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摔跤冠军王娇: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奥运摔跤冠军王娇: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日前,瑞士洛桑奥运会执委会决定将摔跤剔除出2020年夏季奥运会,此消息一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因为这个项目在全世界范围内,报名参加奥运的成员国就近百个,在中国国内有数千名专业运动员从事这个项目,摔跤被“摔”出奥运同时也“摔”碎了运动员的心,他们未来的出路在哪?昨晚,记者电话采访北京奥运会摔跤冠军王娇,当提及此事时后者直言:“光是辽宁就有百余名队员,他们日后该怎么办?若地方队被砍出路在哪?这些真的都不敢去想。 ”

现状:重进奥运希望渺茫

  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经过多轮投票,决定将摔跤项目剔除出2020年夏季奥运会。虽然摔跤还有和棒垒球、空手道、轮滑、攀岩、壁球、滑水、武术等其他7个项目竞争一个临时奥运席位的机会,但能够重新挤进奥运会的希望非常渺茫。
    
  王娇向记者透露了摔跤的现状:“摔跤这个项目在全世界范围内,报名参加奥运的成员国近百个,摔跤的优势在于其广泛的参与面。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摔跤单项共设古典、自由式两个小项、18枚金牌,共有71个国家协会参赛,其中八国夺金,奖牌则由29家分享。俄罗斯、日本各获四金是最大赢家。土耳其虽然只获得一枚铜牌,却占其奖牌总数的五分之一。所以这次摔跤被‘踢’出奥运,其实对中国在奥运赛场夺金影响并不大,但俄罗斯、土耳其、日本会最闹心。 ”

隐忧:部分地方队恐将被砍

    摔跤项目在奥运会出局,一些地方摔跤队将面临被“砍”的危险,部分摔跤运动员或许要面临转型或退役的选择。生存环境的变化,肯定会影响摔跤运动员未来发展,运动员的前途也就不得不让人担忧。近年来,运动员退役后生活窘迫的新闻屡见不鲜:举重运动员邹春兰当搓澡工度日、田径运动员郭萍卖金牌治病、体操运动员张尚武卖艺乞讨……这些不断被媒体爆出的退役运动员生活窘境,加深了人们对摔跤运动员前景的忧虑。2012年伦敦奥运会出局的棒球和垒球就是一个例子,这两个项目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很难再吸引公众的关注,而各地方队的主要任务也只剩下全运会。

  昨天,王娇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摔跤出局对我们打击很大,以前是奥运项目,我们的工作等退役安置问题都未必全能照顾到,现在摔跤成为非奥项目,前景就更令人担忧了,我们现在每天就拿着死工资,过着‘宿舍—训练馆—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很难想象地方队被砍后果如何。说个数字吧,仅在辽宁范围内,练摔跤的专业运动员就一百多个,像我这样72公斤级的、在全国拿过前三名的运动员就有20多人,这些人都是国内最优秀的摔跤运动员。放眼全国,这样的运动员就更多了,省里、市里、乃至区里都有自己的摔跤队,原先全国比赛,一个级别可能就十几个人报名参赛,现在一个级别都能达到上百人报名参赛,比如2005年全运会,光是72公斤级的报名参赛选手就超过100人,所以现在全国有数千名摔跤运动员,这是个庞大的数字,他们的安置也是一个大问题。 ”

未来:2016奥运会成最后的机会

  现在练习摔跤的孩子绝大多数来自农村,有几个城里的也都家境贫寒。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队员告诉记者:“没看过我们训练的人根本想不到我们练得有多苦,我练摔跤就是为了比赛拿成绩,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真不知道我们还能练多久,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相对于小队员的迷茫,一些有实力的队员目标就要明确得多。除了备战今年的全运会,2016的奥运会将是他们最后要抓住的机会。“我十多岁就开始练摔跤,我都记不清在胳膊、腿上做过多少次手术了,我记得最严重的一次,两个膝盖的韧带全都断了,但伤愈之后我还坚持练,因为我深爱着这个项目,渴望登上最高奖台,渴望参加奥运,现在作为老队员回过头看那些小队员,看刚刚开始练摔跤的孩子,如果摔跤被踢出奥运,他们心里的梦想是不是也会被‘摔’碎,真不敢去想。 ”王娇说。(记者曾啸)

(编辑:姚凡)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