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排教练:联赛从根上就是一潭死水

北京女排教练:联赛从根上就是一潭死水

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蔡斌率领北京女排将征战全运会女排预赛,而全运会是三年前北汽女排俱乐部签约蔡斌的主要任务目标,面对全运会预赛蔡斌是以出线为目的。蔡斌带队后的三年联赛,北京女排跨上三个台阶,蔡斌坦言队伍整体在进步。关于北京女排是否会引入外援的话题,蔡斌也有自己的看法。

  北京女排长时间在联赛降级边缘徘徊,蔡斌接手的是降级甲B的北京女排,以B组头名的成绩升入A组,杀入联赛八强到历史性闯入四强,北京女排的进步可以从成绩上得到反映。谈起北京队最大的进步,蔡斌说:“北京队的进步是全方位的,包括技战术和思想,最大的收获是在球场上打了好多以前没有打过的比赛。最让我感动的是队伍的团结,队员之间、队员和教练之间,教练团队之间的互相信任,抱着共同的目标,克服困难一起在努力。”

  虽然基础的不牢靠无法在短短的时间内改变,蔡斌说阵容的打磨、队员的提升都朝着他预想的方向在走,他说:“我们队的底子比较薄,可以替换的人不多,感谢队员在人员这么少、这么不利的情况下定下来。我们的队伍根本容不得伤病,一个人受伤就是整个队伍伤筋动骨。教练和队员们只有团结在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奋斗,才能有比较好的成效。全运会是大考,只要进入八强都是北京女排的历史最好成绩,一旦进入八强就不满足于第八。任何指标对我来说不是束缚,对队员也不是束缚。”

  北京队两名主攻参与接一传,接应只承担三轮一传任务,给她更多的进攻机会。北京队的技战术打法与国内传统的打法略有不同,不少人评价蔡斌崇尚巴西队的阵容打法,他的技战术思路是否在北京队得到全面执行?

  蔡斌说:“其实没有中国式打法或者外国式打法,适合队伍的打法才是最重要的。每个教练都有不同的思路,好多人认为我推崇巴西打法、追求巴西打法,我认为每个队都在追求巴西式的打法,只是我们没有那么全面的选手、没有那么好的弹跳,适合队伍的打法才是最好的打法。北京队的人员就是现在场上这几个,我只能根据她们现有的条件,尽量去挖掘她们的潜力,去适应世界的潮流。”

  主攻主接一传、后攻的大规模应用、把接应从接发球体系中解放出来,让她更多参与进攻、反轮不换位等等,蔡斌都在训练和比赛中尝试。蔡斌说:“我们不能把自己和世界排坛隔离开,世界领先的国家都是这种打法肯定有可取之处,这种简单实用的打法欧洲队在学,亚洲队也在学。”

  蔡斌认为符合世界潮流的简单实用打法抛不开中国的快与变的特色,而不是生搬硬套国外打法。蔡斌说:“简单实用同时也要结合中国的快变特色,副攻的变化是中国排球的优势。中国排球快变是建立在全面的基础上,但是无论是中国女排还是北京队都缺少全面的选手,人员基础已经在这里了,我只能在北京队施行我排球理解和想法的一部分。”

  说起全面的选手,蔡斌非常推崇郎平麾下的世界杯MVP--意大利主攻科斯塔格兰德,“现在的排球运动主攻要全面,对主攻的要求相当高,一传、防守、进攻、拦网、发球各项技术没有漏洞,这样的人不好找。在国外找一个杀手太容易,要找优秀的主攻非常困难,这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全世界的问题。所以我说,郎平队里那个意大利的(科斯塔格兰德)是天才。”蔡斌说。

  二传和后防是蔡斌入主北京队后重点打磨的两个环节:在蔡斌的调教下韩旭改了大部分的错误动作,在训练和比赛中加强与副攻的配合;后防线也是蔡斌强调的重点,花了大力气和很多时间训练队员防守和乱球处理。蔡斌说:“北京队要进步二传首先要进步,北京队能走多远取决于后防线有多牢靠。”

  蔡斌直言韩旭是队中进步最大的一员,他说:“纵向来比,韩旭的进步是最大的,还有就是乔婷,不过现在她还没有完全开窍,发球和攻防都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曾春蕾和刘晓彤架子在,她俩不需要太多修改。刘晓彤相对基本功差一点,但原有的实力不足以让她成为漏洞。”对于自己手下的每一位队员,蔡斌鲜有批评,他总是看到队员的长处和好处,肯定她们的努力和付出,给予足够的信任,尽量帮助她们挖掘自身的潜力。

  北汽男排本赛季引入三名高水平外援,首次夺得联赛冠军,对于北京女排是否要引进外援,蔡斌也有自己的考虑。“首先要看全运会结束后北京队是否跟我续约,其次要看我们新合约内容,到底是联赛为主还是全运会为主。”如果是以联赛为主,夺冠、保冠是蔡斌首先要考虑的问题,那重金引入高水平外援势在必行;而如果以全运会为目标,引入外援就必须慎之又慎。外援的到来对中国本土球员没有提高?

  蔡斌说:“我不排斥外援,外援进来肯定对国内队员有提高,但更多的是眼界上的提高而不是实质意义的提高。引进外援就必须要把我们的队员放出去,人才的流动是双向而不是单向的,如果光引进不放出去就是在毁人才。”无论是国外俱乐部还是国内其他俱乐部,蔡斌都愿意把自己的队员放出去,但是要看什么样的队伍,要看队员能不能在别的队伍打上球,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谈起球员流动和外援引进,蔡斌表示国外运动员和国内运动员从培养体制上就有不同,这就决定了国外球员是自由球员,而国内球员隶属于省市运动队,“大家都在呼吁要是实行转会和流动,但是这潭死水从(队员培养的)根上就是一潭死水。自己培养的队员不能给别人,就算有人进来也要考虑她能不能参加全运会,否则还不如用自己的队员。”与足球和篮球的情况不同,三大球中排球是以奥运会为最高荣誉,蔡斌说:“我们没有必要把所有体制推翻,但是尽可能去完善还是能做到的。”(吕敏)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