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公共自行车“骑”进宁海小县城

看公共自行车“骑”进宁海小县城

南京江宁区大街上,几辆鲜绿色的公共自行车上积了厚厚一层灰,似乎快“蹬”不动了。

这或许并不是最糟糕的境遇。曾经在北京拥有150多个站点、车辆最多时达到1万多辆的北京方舟自行车服务公司,苦撑两年多后,终因资金短缺宣布倒闭……大都市期待的“两轮驱动”交通体系似乎依旧摇摆不定,资金、维护、运行等等问题还摆在面前。

眼前的困境并末阻挡公共自行车轮前进的速度,在一些县域和城镇的规划里,公共自行车项目已提上了议程。

前不久,宁波镇海招宝山街道向宁波市公益服务促进中心提出公共自行车服务项目的申请。而去年6月份,宁波宁海县正式启动的国内首个“县级休闲公共自行车租赁项目”更是第一个扎实地“尝鲜者”,预计项目总投资7000左右,将配置2万辆自行车覆盖城乡。这些全新的发展方向,都让“公共自行车”的未来充满了新的期待。

如今,宁海公共自行车已运行一年多,县域尝试构建的公共自行车体系是成功突围了?还是自我困惑了?近日,我们走进宁海,看公共自行车如何“骑行”小县城——

“多余”还是“必要”之争

一大早,家住宁海第一医院附近的李国民拿着一张卡,在公共自行车站点的电子锁上一刷,马上有提示音“刷卡成功,请取车”。他骑上自行车五六分钟,就到了单位的站点,车子放回去后,又有提示音“车已到位,请刷卡确认”。

整套熟练的动作,透露了李国民与公共自行车的“亲密关系”。

“家里汽车几天没用了,每天都是骑车上下班。”李国民告诉记者。不过,这种习惯的养成也经历了一翻长期观望。

各地推出公共自行车租赁,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减轻城市交通拥堵,缓解行车难、停车难。李国民说,“我们小县城虽然也有二三万辆汽车,上下班有些拥堵,但毕竟很少像大城市那样堵得动弹不得,县城本不大,就算不开车,生活半径内走走路也勉强可应付了。”一开始,他可没想过要花300块押金,去办公共自行车卡。

李国民的犹豫,也是公共自行车在小县城遇到的“必要性”拷问。

“在小县城推广公共自行车,百姓能否认同是关键。”宁海公共自行车项目相关负责人清醒地预计到。果然,前半年他们没有办出一笔市民主动来办卡的业务。为了破冰,他们使了一点“小心机”。“与大城市坐等市民来办卡不同,我们先办‘团购’,从企事业单位强令推行,很快,当地108个部门和单位人手一卡,先用起来,靠口碑带动‘散客’。”

“我是试了一下朋友办的卡,才决定办的。”大概六个月后,宁波的公共自行车终于办出了第一张“散客”卡。

李国民是他们争取到的散客之一。按照规定,起租后的第一个小时免费,两小时后收取租金8元,此后,租金按照每小时4元递增,到5小时后封顶。“县城绕一圈也用不了一小时,基本是免费的。”他给记者算了笔账:他从家到单位的路程是4公里。如果开车上下班,每天花费大约8块钱,一个月就是240元。

尝到了甜头,“多余”还是“必要”之争渐渐在百姓心中有了答案:如今已有7700位市民申办了借车卡,总计租还车43万余次,日均租用量从初期的300次提高到现在900余次。

千头万绪的站点“布阵”

“我们小区怎么还没建站点,还车要走好几百米路呢!”小县城的公共自行车项目上马后,负责具体运营的宁海绿畅智能科技交通有限公司经常能接到这样的“投诉”电话。

“多少站点才最合理化?如何布点才科学都没有定论。”站点的“排兵布阵”令“绿畅公司”头痛。

据“绿畅公司”测算,建一个站点,投入大概二三十万元,配得过多,无疑浪费,也增加了运行成本,过少则起不到便利百姓的功效。

“绿畅公司”一直在为北京等大城市提供公共自行车辆,但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据他们了解,在运营方面比较成功的湖南株洲是2万辆配备的站点1058个,在成都都江堰市规划的是自行车5000辆、站点250个。“我们目前有70个站点、900辆车,到年底站点将增至170个左右,比例并不低了。”

在小县城建公共自行车站点,“绿畅公司”还遇到了另一个烦恼。

不久前,“绿畅公司”在城区某学校旁边想建个站点,方便学生出行。本以为想法是好的,已经在挖地打桩了,可遭到学校的反对,担心站点建成后影响校园安全。就这样,该处的站点建设被搁浅,还浪费了一笔施工费。

“宁海城区街道较窄,街面上可利用空间也不多,这些都给站点建设带来了障碍,目前,我们也只能摸索着前进了。”在“绿畅公司”相关负责人看来,街道纵横密布的小县城里布点,不像大城市,只要规划好间距,哪里都能设点,这儿更像是一是精细活,需要考虑的东西更多。

目前,小县城的第二批100个站点已经在施工中,“这批建点基本在做一些城区的查漏补缺工作。”一位负责人举了一个例子。在世贸大酒店东北角就有一个新建点正在施工中,原先这附近的居民要走到一公里以外的地方借车还车,这个站点建好后,两个站点间的距离只有四五百米左右。

“以后,所有的站点间平均距离将控制在300米左右,力求分布的最合理化。”这是“绿畅公司”定下的目标。

“自负盈亏”的大胆试验

较早启动公共自行车休系的北京方舟自行车服务公司倒闭是因为资金。

遍布湖南株洲的公共自行车去年也“吃”掉了1.54亿的财政。

杭州的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行至今也是由财政解决,迄今累计已投入近4亿元……

一串串长长的帐单,是县域经济“无法承受之重”。

“公共自行车系统社会效益明显,其实许多县域比我们早很多年前就已提出过了,但动辄高达上亿元的投资规模直让财政‘望而却步’了。” 宁海县体育局一负责人介绍说。

“能不能自负盈亏?”这是宁海公共自行车系统提出的大胆设想。

宁海的方案是:由“绿畅公司”全额投资建设并进行运行管理,市场化运作。县政府为承建方提供政策优惠措施,提供租赁站点,对其投资按金额进行贴息补助,并准许绿畅公司在租赁站点及租赁设施上进行相关广告经营。

“这种企业做为主体的模式,是各地现行的公共自行车体系所没有的。”“绿畅公司”去年的报表显示,900辆已投放使用的自行车运行费用在300万元左右,但去年的广告收益只有70万元。“亏损额还是很大的,主要因为我们还无暇把广告资源规划起来,去年只有站点上的广告全面卖出去,大约是二三百平方米左右,但自行车体上的流动广告还没有做起来。另外,县里允诺的广告资源为900平方米,如果全部到位,按一千块钱每平方米计算,就有将近900万元的收益,足够养活以后2万辆的公共自行车了。”

对于“绿畅公司”来说,另一个利好消息来源于这几年县域城市的旅游大开发。

像宁海旅游资源丰富,但景区“小而散”,有的旅游景点至今还没开通公交车。公共自行车的启用,就是为了适应县政府建设“大森林、大景区”、实现生态旅游健身一体化的要求。

“到时候,我们可以配置一些专门的山地自行车,健身步道的出入口都设立站点,游客可骑自行车从A点进入步道,走出步道B点,再租自行车返回。这些专业的自行车完全你景区的观光车一样,对游客进行收费。”“绿畅公司”相关负责人规划道。

(编辑:姚凡)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