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冠军刘馨阳全运梦,一条腿骑出的第五名

残奥冠军刘馨阳全运梦,一条腿骑出的第五名

2008年的一场车祸,成了辽宁小伙刘馨阳的人生拐点。左腿2度残疾、部分神经被摘除、肌肉运动功能丧失,当医生给这个山地自行车全国冠军开出运动生涯“死亡判决书”的时候,刘馨阳哭过,绝望过,但是他坚持了下来。五年来的努力和拼搏,让他重新赢得了和健全人同场竞技的机会。1日的男子山地自行车决赛中,刘馨阳虽然最终因为机械故障只获得了第五名,但这位伦敦残奥会金牌得主说,他的梦依旧在前方。

乍一看,这个21岁的小伙子和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当他走起路来,你会明显感觉到不一样:他的左腿要比右腿细上一半,被摘除神经的左小腿布满深黑色疤痕,整个身体几乎完全依靠右腿支撑。近两个小时的比赛之后,精疲力尽的刘馨阳几乎瘫倒,直到有人给他搬来一把椅子,他才能勉强完成之后的采访。

刘馨阳在山地自行车项目中的强大实力,让很多人在赛前预测这块金牌非他莫属,甚至此前测试赛的颁奖演练也是他站在冠军领奖台上。没想到,后轮胎上颠掉了两枚固定用的螺丝,这让他丢掉了梦寐以求的全运会金牌。

“我的梦想就是全运会冠军,这条腿吃亏,用不上力量。”从来都不把自己当残疾人的刘馨阳,在这一刻,积蓄已久的委屈终于随着眼泪涌了出来,伤心的他坐在椅子上用黑色手套挡着脸,长久地抽泣。

在教练赵红滨的眼里,刘馨阳的努力让人感动。比起健全人,他要付出两倍甚至更多的努力,平日每天训练都要五六个小时,最长要骑行160公里。山地车选手必须具备良好的耐力、平衡能力和承受能力,才能在崎岖不平、前途难以预料的赛程中超越对手,训练中从车上摔下来早已成了家常便饭。

刘馨阳的努力对手最懂。冠军、安徽队的姬建华说:“我特别佩服他,我今天最大的对手就是他。我们经常在一起比赛,他赢过我很多次。他比我还要拼。”姬建华说,山地自行车对运动员全身肌肉的配合有很高要求,尤其在弯道、急刹、下坡等环节,下肢力量是很重要的,肌肉萎缩就意味着无法发力,所以刘馨阳“真的很不容易”。

伦敦残奥会上,刘馨阳在场地、山地和公路自行车项目上获得了1金2银2铜的好成绩。但是他的梦想远不止于此。和健全人同场竞技,并且站上最高领奖台,始终是他的愿望。这一次,没能在自己的家乡实现梦想,这是刘馨阳最遗憾的事。但是小伙子很快拭去了脸上的泪水,高声喊出自己的目标:“全运会冠军,奥运赛场,等着我!”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