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扑专访刘佳:从雅典骑回北京的徒步人

虎扑专访刘佳:从雅典骑回北京的徒步人

刘佳,Gettyimage签约摄影师,徒步及山地车爱好者,曾多次进藏,徒步走过了漠河、贡嘎山、墨脱、尼泊尔珠峰大本营等地。2008年,他和队友完成“雅京行”,即骑单车从雅典回到北京,途径7个国家,历时155天1.5万公里;途中碰到过抢劫,也到库尔德人的村子做客,还踢了一场3-3的“中国土耳其友谊赛”。

刘佳做客虎扑,用唯美的图片、视频和朴实的文字,分享徒步和骑行爱好者看到的美丽与壮阔。

刘佳的个人网站:http://www.jiavision.net/

刘佳在EBC徒步中自拍自制的唯美视频:喜马拉雅流逝的时光

 


雅京行骑行三万里

刘佳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了。2008年,他在刚刚毕业后不久放弃了一份前景不错的工作,和7名同为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或在校生的队友完成了“单车雅京行”。飞机把他们和自行车带到了雅典,随后开始了漫长的骑行。

这一路他们蹭吃蹭喝,历经艰险,在土耳其还曾被抢劫。提到这件事,刘佳依然心有余悸:“女孩在队伍里大多数时候是最慢的一个。当时我和另外一个男孩在最后面陪一个女孩,然后我们刚从一个休息点结束午餐,上路没一会,速度很慢,就看着2个男人,朝我们这边移动,到时我们就觉得有点怪。”

“这两人就走到车轮面前,一人持匕首,一人拿棍,眼睛往我们身上扫。走得久了,危险靠近时是有感觉的,我当时在第一个,另两个在我后面,我心里在飞速的考虑着各种可能性。”

刘佳也想过和对方“拼了”,但对方手里有家伙,而且附近可能有埋伏。刘佳急中生智:“我就试探性的在裤子口袋里摸了摸,摸到几个硬币。然后我就把给了一把硬币他们,然后说‘no money’,他们数了数,互相看了看,然后居然就让开了路……”

这次刘佳的损失是不到40块人民币。当然,土耳其更多的是热情淳朴的人。他们曾经在东部山区库尔德人聚集地碰到一件有趣的事情,还和对方踢了一场球赛。

”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觉得有点危险,也不敢扎营。天色渐黑,我们边骑边找终于发现离主路,2公里外的地方有个村子,于是我们拐下主路。进到村子后 一群小孩就围了上来,但是都不会说英语。他们就有人去叫人,出来了2个年纪和我们相仿的年轻人,沟通后发现是从土耳其西部的Izmir到库尔德人里支教的年轻人老师。“

原来这个库尔德人村子里有一所学校,中小学一起教,全村就他们两个外地人。

”他们很高兴有外人来玩,所以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请我们去他家吃晚饭和休息,晚上还邀请了村子里的其他朋友过去聊天,其中还有有漂亮的库尔德女孩,还送了我们几个当地的手工礼品。“

这一晚刘佳一行人的自行车全都停在学生的教室里。第二天一早,村子里来了好多人,包括村长。村子里弄了个大条桌,给刘佳一行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有面包,奶酪,蜂蜜,果酱,奶茶,水果等等。随后常踢球的刘佳带着4个不常踢的队友,和5个土耳其的初中生来了一场中土足球赛。这场激烈的友谊赛最终以3-3的比分和谐收场,比赛结束后他们才依依不舍离开了这个村子。

”村子里的大人小孩老师都出来送我们走,走了好远。土耳其人很多都不错,我们几次队员受伤和车出问题,在路边拦车很方便的,好多人都会愿意带我们一路坐过警车,驴车,大货车,卡车……”

骑车远行可以增长见识,看遍美景,但没有基础的人建议不要轻易尝试。雅京行中,刘佳说最痛苦的一段骑行是从尼泊尔往西藏骑行的时候:“加德满都海拔1300米,一出城下坡到几百米,然后开始一路上坡穿越喜马拉雅山。三天连续上坡,120公里海拔爬到5100米,全是土路。”

在长途骑行前,刘佳所在的团队——白云黄鹤自行车版都会有常规线路拉练,比如环武汉东湖、环马鞍山森林公园等等。

“拉练看体力是一方面,主要是看和队友的磨合和沟通。”刘佳继续说到,“其实长途骑行对体力要求并不是太高,主要是有足够的热情和兴趣。”

徒步,从贡嘎山、墨脱到EBC

雅京行之后刘佳从事一份偏艺术的工作,业余时间放下单车开始徒步。2007年他已经走过了贡嘎山,当时走的是老榆林到子梅垭口,路过贡嘎寺。“贡嘎其实没什么难度,就是有些冰川化水在沿路形成了很多小河,经常需要过河。温度有点底,过河时水流挺急的,女孩一个人过时还是有点危险的,都是男孩站一路,然后扶着女孩一个一个的过。”

最后刘佳总结:“贡嘎确实漂亮,主峰终年积雪,一下雨就会形成很大的云雾。是条难度一般,但是风景极美的线路。”

国内另一条著名的徒步线是墨脱。墨脱是西藏自治区林芝下属的一个县,曾经是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

“墨脱被安妮宝贝渲染的比较危,其实属于国内徒步路线里比较简单的。有些地方路确实比较窄,但是小心点,和队友有照应就没事。那里雨水充沛,有些地方会有大片的塌方区,我们也是和队友一起走,协同快速穿过。呆的越久越慢,危险越大。如果穿过途中有塌方发生,需要找大石头,然后躲在大石头背后。”

刘佳分享了自己2011年走墨脱的经验。他之后提到了一个途中的一个大麻烦:蚂蝗。

“蚂蝗这东西其实主要是恶心。头发上会有 ,脖子是个入口,再就是裤子和衣服之间也会有牛逼的蚂蝗钻进去。后来发现他无孔不入,就干脆走一段,歇会,点根烟,抽几口 然后互相在对方身上找蚂蝗烫。”

2012年,刘佳奔赴尼泊尔,尝试了EBC线,即珠峰地区徒步。这条线平均海拔4500米左右,但更大的问题是物资匮乏:“每天都是炒饭炒面,没什么菜,肉也不新鲜。”

“这里上坡挺多的,徒步起点海拔2300米,大本营附近是5100米。大本营附近有个山,2小时内上升500米。有个叫Gokyo的村子,像个世外桃源一样。那是个靠近峡谷尽头的一个村子,旁边一个美丽的大湖。“

出去徒步,看看意想不到的世界

(上图为刘佳和他的女友在珠峰大本营)

在徒步的过程中,刘佳碰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比如年龄相仿但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喇嘛,比如一对荷兰夫妇:“他们3年前骑车从荷兰一路骑到澳大利亚,在那工作了半年。攒够了钱,又开始往回骑,到了尼泊尔时又在一个慈善机构生活了1年。我碰到他们时,他们正好准备离开尼泊尔,继续往荷兰骑。”

刘佳在徒步过程中认识了很多朋友,女朋友也是在越南会安旅行时遇到的。“认识她的第三天,按计划我是要走的,不过我放弃车票,继续待了好多天,然后我们在越南就一直在一路旅行。我想没有那一段,可能我们就真的只是路上的过客了。”

刘佳最近的一个计划是给某个户外品牌拍一条徒步的片子,徒步念青唐古拉山东段,中间14天没有电,全部宿营负重20公斤左右。明年他的计划是到新西兰做一年剪羊毛的工作:“新西兰的事,是在尼泊尔徒步时跟朋友聊天时得知的,然后我和女朋友商量了下,决定也去试试。在新西兰边打工边旅行,给一年签证,期间我可能会回国一次,跟以前西藏认识的朋友去冈仁波齐转山,听说马年转山会比较神,哈哈!”

最后刘佳在制定徒步计划方面,给了徒步爱好者一些建议:“多用搜索和谷歌地球,可以获得远比我们以为更多的信息。”

但刘佳自己一般只做基本的路线计划,然后以平和的心态,去认识了解当地人。他只订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中间过程尽量留白:“我喜欢充满意外的旅行,但是前提是训练自己对危险有预判。出去走,会看到另一个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世界。

虎扑走近资深户外人往期回顾:

[虎扑走近资深户外人]第五期:专访林义杰,给周杰伦写过歌词的台湾探险家

[虎扑走近资深户外人]第四期:专访登山人曹峻,从北大山鹰社社长到珠峰之巅

[虎扑走近资深户外人]第三期:专访冲浪手铁桩,爱在台风中逐浪的蒙古汉子

[虎扑走近资深户外人]第二期:专访路亚钓鱼人David,假饵钓1.8米大鱼的法国姜太公

[虎扑走近资深户外人]第一期:专访攀冰冠军邓琳,美丽的“冰壁芭蕾”舞者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