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家都恨汤姆-布雷迪

为什么大家都恨汤姆-布雷迪

作为一个经营球队数十载的高管,洛杉矶湖人队总裁珍妮·巴斯总是出于球队需要的考虑来斟酌每年的选秀工作。在她工作于湖人的数十年中,她既经历了选到“魔术师”约翰逊、詹姆斯·沃西、科比·布莱恩特的光辉时刻、也经历了选到厄尔·琼斯的失败之举。    

她不是一个只看比赛数据和性格等测试决定一个球员未来的人,她经历了无数关于性格决定成败的故事,从关于职业道德到细节决定成败。她也从不觉得任何一个性格特点能够理所应当地对球队有所助益。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她的梦幻联赛阵容中,她从不选择汤姆·布雷迪作为自己的球员。

“这不是个人的恩怨问题,我就是看他不顺眼。”珍妮·巴斯如是说。

2016年9月1日,汤姆·布雷迪在纽约巨人队主场大都会体育场赛前热身 

当她意识到这样的回答有多么诡异的时候,她不禁莞尔,作者进而询问是否有其他球员像汤姆一样处在永远不会选择的队列里。“那我肯定不会选强奸犯本-罗斯里斯伯格,我宁愿因为没有他失败也不愿意拥有他成功。同样我也不会选择任何华盛顿红皮队的球员仅仅是因为他们背着华盛顿这个标签,我不满意这个国家机器的运行现状。”

谈话陷入了沉默。珍妮·巴斯,作为NBA最好的发言人之一,一个聪明而又直率的人,一个几乎顾左右而言他和不躲避质问的人。陷入了困境,罗斯里斯伯格的犯罪是很直观的,美国的政治问题也是白纸黑字的。但是汤姆·布雷迪,又有什么明确的原因让她如此憎恨吗?

“嗯…也许…可能,好吧,我自己也不清楚。”珍妮·巴斯说道。“有可能这是因为我不喜欢拉里·伯德和他的波士顿凯尔特人队,我真不清楚这个感觉是什么,只是觉得他太成功了,太自信了,过于成功了。说实在的,我有点不情愿的承认,就是因为他是个好人,我恨他。”


 
2015年2月1日,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在28-24战胜西雅图海鹰队并获得第49届超级碗冠军后的庆祝活动(Getty Images)

说完这些话,珍妮·巴斯大笑不已,和她的谈话中,有着一个令人困惑的事实。人们憎恨汤姆·布雷迪,讨厌他的微笑、他的笑声、他的脸、他的走路姿势、他的说话方式;人们讨厌他的富有与成功、他的高大与英俊;人们讨厌他娶了个名模,讨厌他穿着华贵,甚至讨厌他能像洋娃娃一般有数百种发型;人们讨厌他赢了四个超级碗,他的教练是个穿着皱巴巴运动衫的老头,还有他红色棒球帽上的标语“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人们认为他是一个欺诈者、一个骗子、一个凝聚了职业橄榄球所有负面事物的旗帜。在一个近期的体育新闻所罗列的40大最被讨厌的橄榄球运动员中,他名列第五。位于他前面的是格雷戈·哈迪、那达穆空·苏、特雷尔·欧文斯以及迈克尔·维克。这四个人都有着更加明显的原因令人厌恶。很难想象仅仅有四名球员比汤姆·布雷迪更令人憎恨。

也就是说,人们讨厌汤姆·布雷迪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 ✦ ✦

这是美国的一个普遍现象,然而它却无法用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说明为什么人们会这样。也就是说,我们对于专业运动员的不理性厌恶到底是为什么?

从物质层面来说运动员们没有损害到人们的利益,他们大多没有杀人、贪污或者抢劫。同样他们也没有欺骗人们的钱财,或者侮辱人们的父母,或者在人们的茶杯中吐痰。他们从没做过。专业运动员只是一个在身体上更加强壮,穿着精致的运动服表演的人。他们在观看者眼前表演自己的天赋从而挣取大量的现金,这些观众在私人生活中和他们毫无瓜葛,缺憎恨不已。

纽约洋基队的传奇贝比·鲁斯是一个巴尔的摩人;芝加哥熊队传奇跑卫沃尔特·佩顿是在密西西比州长大的;洛杉矶快船队的布雷克·格里芬是奥克拉荷马城人;而西雅图之子拉塞尔·威尔逊是辛辛那提人;同样,汤姆·布雷迪,一名加利福尼亚人,是波士顿人的最爱。

 

“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好人,但是我恨他” –珍妮·巴斯

 

加州州立圣伯纳迪诺的仇恨和极端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布莱恩·莱文认为:“这就是造成一切的根本原因。从逻辑上来说,尽管我们不能忍受新英格兰爱国者队,为什么我们会憎恨一个仅仅是从加利福尼亚来到新英格兰为一只球队打球的小伙子呢?他不长在这里,甚至不是他自己选择到这里来的。但是憎恨不是有逻辑的,它是情绪的一种,它基于情绪与符号。比如如果你不喜欢一个球队,那么你就不会喜欢它的标识,而这个标识,一般就是他们的明星球员。” 布莱恩·莱文进一步的阐释到对专业运动员情绪化地抹黑(有时有意识地,有时无意识地)他们的特质与运动无关,常常是关于坏人、骗子、混蛋等人格特点。

情绪自我控制书籍《大猩猩的心灵》的作者麦克·切尔诺维奇认为:“当我们看到一个50多岁的人开着法拉利跑车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那个大爷正在克服他的中年危机。然而很可能他只是个干了一辈子活的的穷人终于有钱能买自己梦想中的跑车而已。但是我们不愿意这么认为,我们倾向于把所有事情拉低到我们自身的水平上来考虑。”

“我不是一个热爱运动的人,但是说到汤姆·布雷迪,我也能想出来一堆憎恨他的理由。”切尔诺维奇如是说。

那么就来看看汤姆·布雷迪令人憎恨的五大理由。

原因1:与让人讨厌的教练合作

当我和摇滚乐队Styx的歌手汤米·肖通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位女性的声音:“上帝呀!我恨汤姆·布雷迪!”“我不能忍受他!”的呼喊。这是来自一个从不关心职业橄榄球如何运作的歌手之家,以为年仅16岁的歌手妻子珍妮·肖的声音。她喜欢着这个运动但是憎恨着汤姆·布雷迪。

我之所以和他打电话是出于一个常常被提及的,憎恨汤姆布雷迪的理由。那就是2001年当汤姆·布雷迪换下受伤的珠·布雷德索,并一往无前时。他就和比尔·比利奇克这位无比成功的主教练一起,多年来被称为和达斯·维德、达斯·西迪厄斯、迪克·切尼、理查德·尼克松、托尼·瑟普拉诺以及撒旦一样的人。

在“间谍门”和“放气门”之前,比尔·比利奇克就因为不近人情、不合群以及粗鲁被人们所讨厌。甚至作为新闻界最令人信服的作者,纽约时报的足球评论员加里·迈尔斯被提及比尔·比利奇克时,也不禁表达出了憎恨之意:“他是我在联盟中最不喜欢的人,他对人极端的不尊敬和轻视,他总是迟到20分钟仅仅因为他能够迟到。”

然而作为《布雷迪与曼宁》这本记述了两人来往的书的作者,迈尔斯确认为汤姆·布雷迪是最令人喜爱的球员之一,他认为正是由于汤姆·布雷迪和比尔·比利奇克这对组合,使得汤姆·布雷迪受到了相当的影响,这是组合给他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也是我和汤米·肖联系的原因之一。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是“Damn Yankees”乐队的成员之一。这是个四人乐团,其中包括了泰德·努金,这位由于情绪化行为成为乐坛最具有争议性的音乐传奇。努金的涉及的问题从女权主义到黑人问题。在演唱中时常使用尖锐的词汇,似的同台演出的肖常常感到紧张。

“你当时考虑过解散团体吗?”我关于这个问题向他咨询。“当然。”他回复到,“我也很惊讶为什么他会如此讨厌前总检察长珍妮特·里诺。但是最后我没有离开乐队,我倾向于认为人们只会认为这是他自己的问题。”

在我进而询问是否认为他和努金的关系像布雷迪和比利奇克时,肖的妻子吼道:“布雷迪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就和你之前的损友一样!”。

我不禁思索到,因为一个球员的教练令人厌恶,他自身也就应当被厌恶吗?我们应该通过和一个人共事的另一个人来衡量这个人的行为吗?难道韦恩·克莱贝特是个可耻的人就因为他和凯肖·约翰森一起打球?而荷西·坎塞柯和马克·麦奎尔在情感和心理上的并驾齐驱值得赞扬和摒弃吗?

“当你只是个箱子,你就不会和其他箱子看起来不一样。”男子网球双打传奇麦克·布莱恩如是说。“我想表达的不是说兄弟姐妹玩耍的习性一样。人们喜欢将运动员人以群分,如果你经常胜利,你就是伟大的运动员。但是对作为教练的比尔·比利奇克的负面情绪为什么会流向作为球员的汤姆·布雷迪我也不是很明白,球员不能选择他的教练,球员只是被要求和这个教练共事。”

原因2:新英格兰文化

在汤姆·布雷迪出生之前,在新英格兰爱国者成立之前,甚至在“爱国者”这个词被赋予现代涵义(1773年本杰明·富兰克林首次使用)之前,人们就已经对在美国东北地区生活的人民有了相当负面的偏见。

究其原因,大约在英国人生活在新英格兰地区的150年,也就是十八世纪中后期,新英格兰人开始了极具侵略性的扩张。早期美国历史学家利兹·科瓦特(Liz Covart)称:“新英格兰利用其较大的移民基数,走出新英格兰地区并进入了荷兰人的殖民地区生活。而他们迁到像纽约,奥尔巴尼(Albany)等地区时,经常会发生当地人与其诸如‘你从哪里来的,你算老几能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样的冲突。”

正如科瓦特所说,渐渐地这变成了对新英格兰地区的偏见,认为该地区的人总是认为他们自己优于别人。

波士顿学院历史教授希瑟·考克斯·理查森称:“我们地区过去有这样一个认知‘我们是最棒的’,这源于在殖民时代波士顿人认为他们过得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好。到了现代,肯尼迪总统是哈佛毕业生,他也把他哈佛毕业的兄弟招进了白宫,他们还会去马萨诸塞州凯普度假,他们操着波士顿传统口音。总而言之,东部的建制派,大多都是让人讨厌的。”

 

“讨厌汤姆布雷迪既不只是讨厌比利奇克也不只是讨厌那些穿着解放战争时期士兵服装哼着口哨扛着枪的人,而是痛恨整个新英格兰” –艾米·巴斯,New Rochelle学院历史教授

 

正如许多社会学现象一样,这种仇视也影响到了体育领域,珍妮·巴斯认为在上世纪80年代带领湖人对抗波士顿凯尔特人时,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不论合法与否,不择手段来争取优势”的队伍。她坚称凯尔特人球员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却乐于使用一些最肮脏的手法。(可以通过在油管搜索“McHale and Rambis”来进一步查看)

同样在棒球领域,1959年,波士顿红袜队是职棒大联盟最后一个坚持不使用黑人球员的球队,而这一年离第一名黑人棒球手杰克·罗宾逊加入布鲁克林道奇队已经过了12年。几十年来,无数的职业运动员都曾抱怨过波士顿这个城市对黑人的不平等对待。

New Rochelle学院的历史系教授,新英格兰人艾米·巴斯认为:“这样的认知在不断被一些地方团体加强,像Dropkick Murphys这样的红袜队非官方乐队,一直致力于宣传一个具像于建立在白人道德基础上的新英格兰人的标识。” “讨厌汤姆布雷迪既不只是讨厌比利奇克也不只是讨厌那些穿着解放战争时期士兵服装哼着口哨扛着枪的人,而是痛恨整个新英格兰。”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布雷迪并不是一个新英格兰当地人,他只是上了密歇根大学。

“这所学校的独特之处就是它总是向东面看齐。”《洋基西部:密歇根边境的社会生活》作者,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教授苏珊·格雷如是说,“它从来不与伊利诺伊和威斯康星大学对比,它认为自己和耶鲁并驾齐驱,密歇根大学认为自己在所有事上都有事最好的,他们有一种‘我们就是比你强’的心态。这使我想到了新英格兰。”

原因3:罪与罚

与汤姆布雷迪的父亲通话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经历,因为他的名字也是汤姆·布雷迪,甚至说话的口音都很相近。

只有当他开始聊天的时候才能真正地意识到这是两个人。汤姆·布雷迪就如同他的球队一般,这位爱国者的巨星说话很有分寸,他不谈论他的隐私,很少被他人的话语影响,从不过度的提及或指责对手。然而他的父亲,就是个大嘴巴。

本文写作时间为2016年10月,此时布雷迪正在家里看着自己球队的比赛,其因为2015年美联决赛的放气门事件禁赛4场。尽管布雷迪否定曾做过任何类似的事(他自己称这件事很莫名其妙),NFL总裁古德尔坚持要给他一个处罚。当我提起这件事时,老布雷迪爆发了。

“我儿子在团体运动界里绝对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他吼道,“十七年了,从没有听说过他以不道德的方式对待队员或者对手!他不会总在话语中打广告,他不会讨论他自己,他就如同联盟中的任何球员一样,努力争取达到他所能达到的目标,这是一个完美的团队成员。”

“然而现在他的名声被抹黑了,他被列入了自行车手阿姆斯特朗和游泳运动员瑞安·洛赫特的行列。这到底是为什么?”老布雷迪一直在重复着他的儿子没有做任何错事。“我百分之一百的相信他,这是美国运动史上最大的阴谋,这是欺诈。而且总裁古德尔说过很多谎言,不管是脑震荡的是或者别的什么的。一个人撒一个谎都是不好的事,但他撒谎都上瘾了。”

说完这些,老布雷迪停住了话头。他知道现实是无法改变的。尽管很多媒体也认为“放气门”是无中生有(迈尔斯也认为布雷迪没做过这样的事),但是在大众眼中,布雷迪是罪有应得,着同样是为什么珍妮·巴斯不想要他,为什么肖的妻子不喜欢他,以及ABC和ESPN等媒体的大众投票显示百分之76的nfl狂热粉丝支持联盟对布雷迪停赛四场的决定。

“欺诈是不会被人们忘记的。”纽约时报棒球评论员泰勒·开普钠说道。“这会自然而然的引发仇恨。”

 

“我儿子在团体运动界里绝对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老汤姆·布雷迪

 

有趣的是,虽然对于球迷来说布雷迪可能是足球界的阿姆斯特朗,然而在球员和教练中,“放气门”非常像2012年新奥尔良圣徒队的“赏金门”,只有无奈和叹息。在布雷迪是否进行了不正当行为主要有两种看法。第一种是认为NFL的管理层超越了他的管理权限,越权管理。第二种是认为这样的事太普遍了没必要兴师动众。

第二种看法的主要声音来自于曾效力于小马队达11年的防守前线教练,约翰·特尔林克。作为一个在联盟工作了27个赛季(4年球员,23年教练)的工作者,他表示他见识过了所有能想到的违规手法。包括凡士林涂层球衣,盗摄对手训练,鼓励球员违反体育道德,将球放气等等等等。

“每个人,我指所有人都是篡改和搅浑足球这项运动的助力。”他说道。“但是媒体总是将本来不大的事放大,在主场比赛,我见过球队将50个球放在太阳底下,包起来,再放出来;我见过踢球手们从更衣室搬出45磅重的大板子,压在球尖上然后往地上砸,就是为了让球更软一点;我见过单向玻璃从而一个球队可以偷窥另一个球队的战术讨论;我见过放在对手更衣室内的麦克风;我还见过工作人员进入战术室对教练写在板子上的战术拍照记录。这些事情永无宁日。”

当问到特尔林克还在执教的话他会怎么看待“放气门”,他表示他虽然会批评这样的事,“但我不会真的生气。我也想要分一杯羹。”他如是说。作为一个仇视绝大多数作为对手的四分卫的人(他认为他教的位置就是干脏活的),他爱布雷迪。

“当你表现得好的时,人们不会喜欢你。”特尔林克说道。“放气那事就是屁大点事,汤姆·布雷迪真的特别棒。”

原因4:嫉妒

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职业摔跤圈最令人讨厌的“坏家伙”就是“万人迷”里克·鲁德,很多方面鲁德是一个相对普通的人,他既不是个头最大的,也不是最壮的,甚至技术上也不是最好的。他的肌肉比不上提托·桑塔纳。他也不能摸到“巨人”安德烈的肩膀。

然而WWE老将,被称为“汤米追梦者”的汤米··拉夫林认为:“他绝对是一个完美的恶棍,也许空前绝后。”这位老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目睹了无数选手离开赛场的那一刻就被人忘记,但是鲁德,这位1999年因心脏病离世的摔跤手,被人铭记。

“让鲁德独一无二的是他强壮,他英俊,他有很多钱,他有女人,当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也会毅然伸手。”拉夫林说道。“他有一个漂亮的令人嫉妒的妻子,这和布雷迪是一样的。人们不会因为布雷迪是一个四分卫或者他是爱国者队的一员而讨厌他。而是嫉妒,我们想要那些他有的,而我们得不到的。说真的,他就是橄榄球界的鲁德。”

“一个人的成功让人们想看到他失败,”前纽约巨人跑卫缇可·巴博曾说道,“这是人性丑陋的一面,我们想要我们没有的,而当我们不能拥有时,我们也希望别人得不到。” 作者曾采访过41个人,其中39个人认为嫉妒是导致布雷迪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在橄榄球领域,布雷迪完成了这些创举:

  • 15个赛季首发,6次进入超级碗,4次夺冠。
  • 手握两年总价值4100万美元的合约
  • 其他收入高达每年800万美元
  • 有三个孩子
  • 有一个预估净值4亿美元的巴西妻子
  • 拥有一个14000平方英尺价值450万美元的公馆,位于马萨诸塞州brookline,以及一个位于曼哈顿麦迪逊大道价值1400万美元的独户公寓。

“他什么都有了,所以我们恨他。”巴博如是说。

作者通过对社交媒体的观察也证实了巴博的观点。网络中绝大多数对布雷迪的负面看法并不是他没有传好球或者被抄截,都是一些莫名其妙毫无意义的攻击。推特似乎是一个开布雷迪下巴、头发和衣柜玩笑的源泉,脸书也一样,聚集了无数反对布雷迪的声音。

一个比较好的用于检验嫉妒影响的例子是关于丹佛多媒体制片人查得·内迪特的。它在上赛季美联决赛丹佛野马战胜爱国者后录制了一首“汤姆布雷迪我‘干李良’”。这首有mv的视频观看数迅速地超过了44000次。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活动,而在无数对布雷迪的攻击中,有组歌词脱颖而出。

讲道理

我们就是一群嫉妒的笨蛋

天天想着我们的生活

能有他的十万分之一

“这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嫉妒,”内特,这位野马死忠说道。“这就是我对他的仇恨,他老婆真好看,他自己长得也好看,他还是伟大的四分卫之一。我确实对他在场上优雅的表现相当尊重,但是你懂得。他是汤姆布雷迪,我喜欢我的野马,恨他是正确的。”

原因5:汤姆·布雷迪是个混蛋

2008年2月3号,依莱·曼宁在奥运年带领纽约巨人队以17-14战胜了新英格兰爱国者并赢得了第47届超级碗。

在那之后大约一个月,HBO系列剧《明星伙伴》制作人和剧本总监道格·艾琳接到了依莱····曼宁的电话,他被问到是否能在未来的剧集中出演。作为一个生长在纽约长岛的纽约巨人队死忠,艾琳欣喜若狂。很快,他的热情就变为了焦虑,他写了一个包含曼宁兄弟(依照要求)的脚本并寄了过去,然而再也没有得到回复。

“我在办公室里爆炸了,”艾琳说到。“当时,马克·威尔伯格(《明星伙伴》资深制作人,波士顿人)在场,他和我说‘我们去找布雷迪吧。’”

找布雷迪!?艾琳对如何与布雷迪交流毫无头绪,他很快地打电话给了杰里·费拉拉,一名主演《龟》的布鲁克林演员。他想要通过与这位老邻居的交流使他认识一个纽约人对布雷迪的印象。

“我们打了电话。”艾琳说道。“然后我们说-‘不要多想,你脑海中对汤姆·布雷迪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我立即得到了回复:‘他就是个混账。’这就是我想要的。”

大部分生长在纽约的制片人都对这位爱国者四分卫有着类似的认识。布雷迪同意了工作,片场位于加利福尼亚州Rancho Palos Verdes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那是一个很冷的早晨,但是布雷迪6点准时到达,他既没有开着豪车也没带着随从人员

“我们不是来玩高尔夫的,不够那里毕竟有不少高尔夫俱乐部。”艾琳说道。“他找了其中一家在不热身的情况下就打了220码还上道了,这伙计太厉害了。”

2016年8月26日汤姆·布雷迪与北卡罗莱纳黑豹队季前赛赛前(Getty Images)

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汤姆是一个特别棒的人。”艾琳说道,“这对我是一件很难的事,毕竟我热爱着巨人队并讨厌着爱国者,但是我现在相对于依莱更喜欢布雷迪,这是不对的,这真的不对。”

在理想的世界里,汤姆布雷迪可能是个混账,在那里,他会对大量球迷的蔑视报以皱眉和沮丧的目光,对着那个巴里·邦德(另一个宇宙中的对应形态),即使他引发了大量的敌对行为,他在球场上还是被人喜爱的。

绿湾包装工前线卫纳伊·狄格思在俄亥俄州立大学上学时曾约会过一名密歇根大学的女生。“我喜欢开车去见她并和汤姆还有其他几个人一起出去玩,”狄格思说道。“我不能讲这件事和我的同学讲因为我们都不喜欢密歇根大学,但是他一直是那么的友好和令人喜爱。”

前纽约喷气机跑卫托马斯·琼斯,这位在两队死敌的环境下本应仇视布雷迪的人,却说道:“他是个好人,无论输赢,比赛之后,他总是表现出一个优秀球员该做的,这才是应当铭记的。”

前纽约喷气机近端锋克里斯·贝克在2009年转会到爱国者。“汤姆对我非常欢迎,”贝克说道。“我在爱国者经常聊天,汤姆就是其中的一员,和别人没什么不同,我说不出来他一句坏话。”就在那一年,贝克接住了布雷迪第二百个达阵传球,当他将球拿给布雷迪以作留念时,他说道:“不,你留下它吧。”

最近有一次在洛杉矶的活动中,前新英格兰爱国者线卫Willie McGinest被球迷要求提供一个让人重新喜欢布雷迪的理由。他听到之后相当震惊并严肃的说到:“汤姆·布雷迪不仅仅是一个好的运动员,他关心橄榄球这个运动,这非常重要。因为他相对于比赛来说更加关心他的队友,一当你知道有人会这么想,你除了喜欢他别无他法。”

“他不应被憎恨。”

 

 

编译:虎扑翻译团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