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终于”战胜其余三巨头中的一个啦!

小德:“终于”战胜其余三巨头中的一个啦!

【决赛赛后发布会】小德篇


Q:今晚你没有把字写对。


A:好吧,不要紧。你知道重点不在这儿。


Q:(你没有把字写对,)但是比赛结果如你所愿。这才是重点。安迪刚刚说你今晚表现得更好,而你之前做现场采访的时候说他的表现更好。


A:很难判断今晚谁表现更好,因为整场比赛都很接近。在三个半小时里我们有很多很精彩的拉锯,对于三盘两胜的比赛来说,这个时间是很长的。


这场比赛本来很可能是另一种结局。他曾经拿到过五个赛点。那个时候,我只是让自己集中精力。他曾经距离胜利无比的接近,所以我没法儿说自己才是打得更好的那个。


最后我赢得了比赛。但是就像大家看到的,我们打得很接近。三盘比赛都旗鼓相当。


Q:你输掉了第一盘比赛之后,看上去怒发冲冠。你使劲砸坏了自己的球拍。然后第二盘穆雷也做了同样的事。


A:他做了什么(笑)? 


Q:你那时候在想什么?


A:你不会愿意知道我在想什么的(笑)。


Q:你觉得心理因素是不是决定了今天比赛的结果?


A:说到底我们也是凡人。虽然我们是职业选手,也是伟大的竞争对手,但我们毕竟是活生生的人。我们不应该对自己的情绪而感到羞愧。


我觉得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没有什么坏的影响,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我觉得表现出自己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我们摔坏了球拍,这虽然不是很好,但它毕竟还是有可能发生的,我们在打一场难以置信的比赛。我们在为冠军奋斗,谁都很想赢得比赛。


我们不可能整场比赛都像扑克脸一样。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俩来说,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Q:一开始的时候,支持安迪的选手多些。随着比赛的进行,更多的粉丝转而为你欢呼。你感受到了么?


A:对我俩来说,都获得了很多的支持。在第二盘后半段,穆雷在自己的发球局里30:0领先,我打出一个直线的压线球,拿到那分,之后挽救赛末点,追到5:5平的时候,我明显感受到了球迷对我的热情。


我真的很感谢大家。我们一直都很需要观众的支持,这也是比赛所需要的。“谢谢”(注:以中文说出)大家。


Q:你今年在法网输给了纳达尔,温网输给了费德勒,奥运会和美网输给了穆雷。


A:谢谢你提醒我(笑)。


Q:现在你终于战胜了他们其中的一个。


A:“终于”吗?


Q:今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A:意味着什么?就像你说的:“终于”(笑)。


Q:有没有觉得你的自信回来了?


A:好吧,我的这个赛季算不上伟大,你说对了。


得了吧,我的2011赛季完全可以用“难以置信”这几个字来形容。从结果来看的话,或许今年没有去年辉煌,因为去年我拿到了三个大满贯,而今年只有一个。但今年仍然是难以置信的。我们得对其他球员也多一点尊敬。他们的表现也毫不逊色。


在这个层次,你不能奢望所有比赛的赢家都是你。单就亚洲赛季来说,哪怕是跟去年相比,我今年的成绩也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最好的。所以我很对目前感到很满意。我享受跟他们的每一场比赛。


在去年之前的那几年里,跟最顶尖的这几个人交手的时候,输的大都是我,特别是在那些最重要的比赛里。而这一切终于在去年有所变化,每次交手我几乎都赢了他们。


而今年,我们之间的胜负结果就比较平均,没有一边倒。我喜欢此时此刻,我的发挥很好,自信心也不比谁差。


Q:今年你和穆雷一共交手了六次,而几乎所有的比赛都很激烈。你有没有想过,你和穆雷的对决会在未来几年成为主旋律?


A:希望如此。就我们相互之间的交手来说,今年的确是难以置信的,几乎全发生在最重要的比赛里。而胜负结果也基本是五五开。


但是你们肯定知道,他今年的变化是脱胎换骨的。看看他的成绩,你就会明白。他在比赛里变得具有攻击性,不管在任何场地上还是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随着他加入大满贯冠军的行列,现在的竞争形势正在变得越来越开放。所以后面几年的局面究竟会变成什么样会是很有趣的。


Q:在所有的伟大对手关系中,几乎都会有一个追赶者。你觉得他现在算是一个追赶者,还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A:我想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的比赛输赢基本是对半开。我拿了澳网,他拿了美网还有奥运冠军。我们总会在这种很重要的比赛里交手,观众们也看的很过瘾。我很高兴自己能成为这种杰出的对手关系、或者说高水平的比赛中的一部分,特别当对手是和你一起长大、想熟相知的时候。


我没法儿说谁是那个追赶者。我想我们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上,试图每天都能有所进步。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一个职业球员是怎么不断提高自己、变得越来越好的。


这种情况很好,对整个网球运动都是有好处。说不定我们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好的网球时代。


Q:你今年的赛季准备是从阿布扎比表演赛开始的。那你明年的赛程有没有定下来,会不会参加迪拜站?


A:我还没完全敲定会从哪里开始休赛期的备战工作。现在,我的注意力主要还是放在今年剩下的赛程上。现在的形式要求我在欧洲室内赛季有很好的发挥,不论是结果还是表现都要有很高的稳定性,才能有机会拿到年终第一。所以,眼下我只是在想接下来该做什么。


我原先的计划里已经包含了阿布扎比,所以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Q:后面几个星期你会有很大的压力,假如你希望成为年终第一的话。连续两年能排名年终第一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答:眼下这就是我最大的目标。我满脑子都是它。获得上海大师赛的冠军,显然会给我带来巨大的自信,也让我离年终第一的目标更接近了一些。


不过现在这个目标还没完成,后面的室内赛季我得发的很好才行。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