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联考虑引入更加严格的血检

国际网联考虑引入更加严格的血检

 

国际网球联合会近日表示,正在考虑是否把在自行车和田径项目上取得巨大成功的“生物护照”反兴奋剂计划,引进到网坛中。“我们正在非常仔细的审视这项反兴奋剂计划,看是否适用于职业网坛。”国际网协反兴奋剂部门主管斯图亚特-米勒在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这么说道。
 
生物护照计划现在更多用于自行车和田径项目,和常规的检测方法不同,“生物护照”监测器是对血液指标进行监控,可以从变化中看出是否被人为干预。国际田联和国际自行车协会正是依靠这种检测方法找到涉嫌使用禁药的运动员,要求他们进行更多的检测。米勒说如果职业网坛在2013赛季起也能建立这样的检测体系,将是“相当棒的事”。
 
“我们可不希望在已经计划已经启动的时候,才向大众公布。”米勒说,“我们正在仔细考虑,如果真的要启用,我们也希望是用在正确的途径上。”现在网球手们在非比赛期间也会遭遇突击检测,有时候检测人员会要求球员进行血检。而米勒表示在往后可能会进一步增加这种突击检测的次数。显然这是昔日的自行车名将阿姆斯特朗的终身禁赛丑闻引发的连锁反应。而米勒的表态,也与此前穆雷和费德勒的公开支持有紧密关系。
 
穆雷对阿姆斯特朗的丑闻感到相当“震惊”。他在伦敦总决赛开打前说:“你一定会很讨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所从事的项目中。”而费德勒也表态道:“我们在每年里也没有做太多血检。如果有关当局希望球手更多的血液检测,我觉得没有问题。”根据ITF和国际反兴奋剂协会的数字,2011年职业网坛中仅有21例在非赛事期间进行的血检而已。而在总共2150次反兴奋剂检测中,有2019次都属于尿检。
 
“我们正努力提高在非赛事期间进行血检的次数。”米勒说,“我们希望在一年结束之时,能够取得一些实质性的进步。但无论是什么反兴奋剂的检测项目,我们都会因资源有限而难以全面展开。”米勒表示,费德勒在2004-2006赛季时平均每年要进行8次检测,在2007-2009赛季时这个数字上升到11次。而在最近三年中,费天王平均每个赛季也要进行9次反兴奋剂检测。
 
在2011赛季,仅有三名球手在非赛事期间被要求进行血检。而根据ITF网站的数据显示,他们在2010-2011赛季时没有针对小威廉姆斯进行任何形式的非赛事期间的检测。而在这两年,小威赢得了澳网与温网冠军,同时也闯进了美网决赛。不过ITF在2010年最少7次要求正在参赛的小威进行检测。而在2011年时也进行了1到3次。“我经常被要求做反兴奋剂检测。”小威上个月在WTA年终赛上说,“在我看来,这是一项非常严谨的检测项目。我知道很多人都跟我有一样的感觉。”
 
不过在美国的反兴奋剂协会的网站上显示,从2008年起他们就再没有针对小威进行任何测试,直到今年第二季。而在2011年赢得法网冠军的中国球手李娜,在2010年-2011年期间,也没有进行过任何非赛事期间的检测,只在参加巡回赛时进行过检测而已。在2011年进行过反兴奋剂检测的642名球手中,有510名都没有在非赛事期间进行过检测。
 
自行车项目在去年的检测次数比网球项目多了6500次,平均每名骑手最少要进行9次检测,而网球手只是3.4次而已。其中赢得今年环意大利赛的加拿大骑手莱德在今年就进行了22次尿检和13次血检了。从ITF的预算看,他们在2011年反兴奋剂项目的预算是130万美元,米勒表示这其中不包括工作人员的薪水以及其他运营费用。但这甚至没有费德勒或者小威在今年温网夺冠的奖金多。而在自行车项目中,他们在2011年就花了470万在反兴奋剂使用的斗争中。
(编辑:姚凡)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