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报专访纳达尔:奋力挤进德穆时代

队报专访纳达尔:奋力挤进德穆时代

 

“奋力挤进德穆时代”
 
队报:重回赛场感觉如何?放松、愉悦、紧张还是恐惧?
 
拉法:恐惧?绝没有。紧张?我承认,但这很正常,我当然也感觉放松和愉悦。但当下最关键的,是我必须耐心——我必须接受我不可能一复出就重回绝佳状态,毕竟已七个月没打比赛。之所以不恐惧,是因为我十分了解膝盖的康复进展;过去三周所有检查结果都相当完美,我甚至可以说我左膝的情况比右膝还要好(大笑)。因此,即便我的左膝肌腱仍有痛感,但并不焦虑。
 
队报:能向我们具体描述一下那种疼痛感么?
 
拉法:医生向我保证,疼痛感会逐渐减轻,直到本月底完全消除。现在,早晨起床时、下午吃东西时或是反手击球时,我仍会时不时地感到疼痛。来智利后的头两天简直糟透了,疼痛感相当剧烈,我根本无法进行正常强度的训练;但两天后,情况就越来越好。我必须接受康复的缓慢过程,刚开始,我十天里也许有九天会感到疼痛,然后是八天,但总归是越来越少。毕竟,膝盖也需要时间来重新适应高强度的比赛和训练。
 
队报:你从未因伤休赛过这么长时间,与2006年你因脚伤休赛三个月相比,这次一定更令你沮丧。
 
拉法:坦率地说,并非如此。那次脚伤确实非常严重,医生甚至预言我的职业生涯会就此完结;但此次膝伤,医生从未做过如此恐怖的预言。不仅如此,2006年时我的职业生涯刚起步不久;如今,我也只有26岁,仍有足够的时间让我打足够多的网球。不过,两次受伤倒是有一件事相同,那就是没人为我找到消除疼痛的方法。
 
队报:过去这近八个月里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
 
拉法:当我终于意识到无法参加伦敦奥运会,那是最糟的时刻。膝盖最终迫使我放弃享受这职业生涯最美好的时光。
 
队报:那么最好的时刻呢?
 
拉法:我在过去一年中赢得的冠军虽然没那么多,但在2012赛季,我打得其实比之前几年更好。即便我输掉了与德约的澳网决赛,但那也是场伟大的对决。我接着又赢得蒙特卡洛、巴塞罗那、罗马和法网的桂冠,我在场上充满爆发力。
 
队报:对复出后的这几项南美泥地赛事,有什么野心和期待?
 
拉法:战绩和排名是目前最不重要的事,我的目标是能以100%状态冲击蒙特卡洛及其后的红土赛事。至于本月的输球,我可以接受,我只担心膝盖不要疼得太厉害。
 
队报:既然你的膝盖检查情况从四周前才开始好转,那是否意味着,即便你去年12月没有受到肠胃病毒感染,你也无法参加澳网赛?
 
拉法:没错。问题的关键在于——我能否在墨尔本夺冠?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会贸然参加大满贯赛。
 
队报:很多人都将你此次的复出看作是你第二段职业生涯的开始,你怎么看?
拉法:我的职业生涯已很完满了,我可不想再开启又一段职业生涯(笑)。我更将之看作是职业生涯的延续,我没变,我对网球还保持着相同的热情,对每次击球我仍会提出相同的高要求,每次训练我仍会相同地投入。如果我的膝盖允许我每天训练超过三小时,能像过去那样不用顾忌膝盖地疯狂奔跑,我为什么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打球?
 
队报:考虑到你膝盖的现状,我们是否将看到那个旧版本的拉法,就是在红土上非常强大,也可能赢得温布尔登桂冠,但却很难在硬地场上成功?
 
拉法: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膝盖。如果膝盖不出问题,我并不打算改变赛程去打更多的泥地赛事。因为如果你想成为世界第一、第二或第三,你必须去参加并赢得硬地赛事。坦率地说,我自认可以做到。
 
队报:如果我们告诉你,你将赢得明年的美网赛冠军,你认为那可能吗?
 
拉法:在我2010年赢得美网冠军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我能否做到。但如果膝盖没问题,请你给出一个我无法再次做到的理由。过去八年来,我一直是世界第一或第二球员,所以我坚信,我不可能仅仅因为七个月的休赛就忘记了如何打球。我不想显得过于高傲,我只想说,我自信能回到往日的水准。
 
队报:那么法网赛的夺冠前景呢?上月澳网赛期间,维兰德就曾表示,今年法网赛的夺冠最大热门并不会是你。
 
拉法:好吧,到时候看吧!可能我真的不会成为夺冠最大热门,但我并不需要成为这个最大热门才能去赢得冠军。如果我能在蒙特卡洛、巴塞罗那和罗马打出我想要的打球方式,我会很有机会。在赢得法网冠军和在法网赛到来前重回世界前四,我认为后者更难做到。
 
队报:在美网和澳网决赛后,一些人认为这将是德约和穆雷新时代的开始。
拉法:我的内心对此非常平静(笑)。这些言论并不会影响到我,也许他们说得并没错,至少现阶段看来确实如此,不是么?这两位不可思议的球员接连在两项大满贯决赛中会师,这或许真暗示了费纳时代的终结,谁知道呢?不过,我比德约和穆雷也就大一岁,现在就埋葬我也许太早了一点。八个月前,我还很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呢!看起来,如今我得奋力挤进属于他们两人的时代(微笑)。
 
队报:澳网赛你看了么?
 
拉法:没看,家里没欧体台。
 
队报:是么?
 
拉法:我们卫星电视频道一月份刚做调整,所以没看到。不过,我看了些图片。我能说什么呢?德约科维奇再次证明了,他是位伟大的斗士;其次,他是位出色的球员;第三,他还是位不受伤的球员,那很幸运,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如果我也能两年不受伤,那么……
 
队报:休赛期间你接受了药检么?
 
拉法:九次,包括三次血检和六次尿检。对一位待在家中无法参赛的球员来说,这够多了。复出前的最后两周我受检了四次,两次还挨得非常近。
 
队报:上赛季末,穆雷和费德勒都对近几个月他们接受药检次数的下降表示了遗憾,特别是非赛事期间的药检。你同意他们的看法吗?
 
拉法:如果他们明天决定我们今后每周都接受检查,我全盘接受。但我要确信的是,我的那些对手们也和我一样干净。所以,如果你表示需要引入更多药检,说说总是很容易,而且这么说之后,每人都会鼓掌表示欢迎。
 
队报:你是否认为药检的结果应该被公开?
 
拉法:那是最好的了!如果所有的检查结果都能公开,那就能平息很多谣言。我对这项提议全力支持。
 
队报:你如何看待网球运动引入生物护照的可能?
 
拉法: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笑),但如今正在西班牙发生的事令我不解。我不懂为什么福恩特斯医生不公布那些运动员的名字,也不理解为什么法院不要求他那样做,那让我非常失望。我听说这位医生和很多国外运动员合作,但只因为他身在西班牙,人们的猜疑就指向了西班牙运动员,我感到很受伤。
 
队报:你是否知道,一些人认为你七个月的休赛其实是你在接受秘密禁赛?
 
拉法:我听说了,这些流言之所以存在,就因为药检结果未能公开。国际网联ITF需要更透明,国际反兴奋剂机构WADA同样如此。否则,谣言将会继续大行其道,我则将被迫听到这些毫无证据的愚蠢传言。这些毫无根据的言论竟被媒体公开,对我来说难以置信。
 
队报:国际网联表示血检的成本太高昂了……
 
拉法:你知道什么东西的成本更高么?那就是网球运动的形象!
 
队报:两分之间的25秒间隔如今将被裁判更严格地执行,这一改变被称为“纳达尔-德约”之变,因为你俩通常是发球前耗时最长的球员。你是否已在训练中为此做出了调整?
 
拉法:我很慢,我知道。但对我来说,不视具体情况强制执行25秒时限,会影响到比赛质量,比如我2011年美网决赛,特别是第三盘,还有2012年澳网决赛,都不会打出那么高质量。如果无法得到足够喘息,很难一分接一分地持续打出难以置信的网球。如果我在平常的一分争夺后拖延,裁判给我警告,没问题,我接受,但如果我们刚打完疯狂的一分呢?他们告诉我,这些改变很大程度是为电视观众做出的,但你难道不认为,球迷看电视,不正是想看到最高质量的对决么?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